雖然有wifly帳號,但是總是不願意花錢購買點數,反正也正可藉不能上網逼自己好好作報告。不過每次來到starbucks,為了聽他人的iTunes共享,還是會打開airport連上wifly。

今天晚上也是如此。

iTunse照例在連線之後列出了共享名單,今晚分享音樂的有「Macbook」桑、「neurocat」桑與「[蘋果牌超音波耳屎清潔機]」。看到「耳屎清潔機」乍覺得有趣,想必對方也是個有趣的人吧。玩心一起,便將自己的分享名稱改為「原來iTunes可以清耳屎(筆記)」。期待著對方有些怎樣的回應,可惜一直沒出現。不過資料庫裡頭的音樂還不錯,也就一直掛著聽了。

一直聽著對方的分享,總得跟對方說聲謝謝,因此又將分享名稱變更為「耳屎清潔機不錯用,謝謝」。想不到有趣的事情開始了:對方名稱竟改為「[蘋果牌超音波耳屎清潔機]不客氣~」,顯然對方也連上了我的共享,隨後補上「[蘋果牌超音波耳屎清潔機]不客氣~你真是個日本狂」,大概是發現了我的iTunes裡百分之90的音樂是歸類在Jpop裡吧。
於是,拉起了這個無釐頭夜晚的序曲。

見到對方改名稱,不回應也說不過去,便再次改為:「是阿,喜歡X Japan和Judy and Mary」

「[蘋果牌超音波耳屎清潔機]你有買CD回來轉嗎?」

「一半左右,如果你是ifpi的人拜託不要來告我」(謎之聲:真的有一半那麼多嗎?)

「[蘋果牌超音波耳屎清潔機]你有考日文檢定嗎?很難勒」因為我把日文檢定的聽力練習放進資料庫裡了。

「三級而已,很肉腳」


「[蘋果牌超音波耳屎清潔機]不錯了啦,我只會問廁所在那裡」

「XDDD」

「[蘋果牌超音波耳屎清潔機]要留學嗎」

「希望囉,所以在拼一二級」

「[蘋果牌超音波耳屎清潔機]讚啦!加油!~想念什麼啊在日本」

「政治之類的吧」

「[蘋果牌超音波耳屎清潔機]很特別耶」

「還好啦,在國內就是唸這類的」

「[蘋果牌超音波耳屎清潔機]大學要畢業了是吧,哈,看到你的影片要說all post」

「不過我的影片裡沒有我本人喔」

「[蘋果牌超音波耳屎清潔機]當兵再念一下,退伍考應該有二級吧」

「很難說耶,當兵時不知道有沒有時間讀書」

「[蘋果牌超音波耳屎清潔機]以後想念語言學校嗎」

「也許會先進去磨一下語言能力」

「[蘋果牌超音波耳屎清潔機]恩~日本好玩啦,能去念很不錯」

「對啊,現在正在努力學習日文中」

「[蘋果牌超音波耳屎清潔機]恩~加油啦」

「謝謝^^」



無意中發現了iTunes的新功能,算是個意外的收穫吧,蘋果未來在iTunes當中置入聊天功能應該是個不錯的主意。於是,在這個無釐頭的夜裡,作起報告來也變得挺帶勁的。

後記:
在這次奇妙的邂逅中,無意間發現原來wifly的音樂分享者不一定是來自同一間星巴克。在對話結束後不久,出現了一位「阿球心靈彈藥庫!(誰是蘋果牌?)」的分享者,於是我將名稱改為「又有人要加入iTunes聊天室了嗎?」得到了「阿球心靈彈藥庫!(被發現了......大家都在星巴克裡嗎)?」的回應,於是一段新的iTunse對話開始了,這回有三個人......。












創作者介紹

福爾摩沙晴。

liang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